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健萍简介 >> 人文之窗 >> 正文
  富顺文人巨匠篇一         ★★★ 【字体:
富顺文人巨匠篇一
作者:刘海声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4552    更新时间:2008-10-24    

富顺文人巨匠篇

一、“嘉靖八才子”之一熊过

刘海声

    继明朝富顺晏铎列名“景泰十才子”之后,在明世宗嘉靖年间,全国又出现了“嘉靖八才子”。他们是王慎中、唐顺之、陈束、赵时春、熊过、任瀚、李开先、吕高等八人。其中,富顺又有一人,那就是熊过。

                                列名“巴蜀四大家”

    熊过、字叔仁,又号南沙,富顺县城内人,家住西湖畔。约在明正德初年出生。嘉靖八年(1 529)中进士,先为翰林院庶吉士,以后任兵部员外郎、再升祠祭司郎中、礼部郎中。

    熊过青年时学识即很渊博,在四川考中举人后,常在成都与文人墨客往还,所著诗文受到士林推崇,与新都杨慎(1488一一1560)、内江赵贞吉(1509——1576)、南充任瀚并称“西蜀四大家”。特别是熊过在四川文化界的活动影响较大,对四川文化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在家乡富顺,对青年学子产生了良好影响,随后隆庆、万历两代,不仅涌现了大批举人、进士,如熊敦朴、李长春、杨述中、杨过程、熊师旦等学者,更步熊过后尘,为四JII文化

发展作出了相当贡献。

诗文应在“王、唐”问

    熊南沙到京师任职后,又参与在京的文人学士们的诗文活动。久之,国内评论出“嘉靖八才子”。他们是本文首段所列的八人.这里不妨对王慎中、唐顺之二人作一简介。

    王慎中(1509——1559),字道思,号遵岩,福建省晋江人。十八岁中进士,官至河南布政使参政。诗擅五古,有《遵岩集》,世称有颜、谢遗音。唐顺之(1507——1560),字应德,江苏武进人,号荆川,弱冠登进士第一,官至佥都御史,巡抚凤阳,有诗集名《荆川集》,工律体,其诗庄严宏丽。与王慎中并称“王、唐”。

    上述“嘉靖八才子”,是对盛明复古派“李(梦阳)、何(景明)”末流的模拟、剽窃之风发挥了挽救作用的。清代初期著名学者段玉裁曾评价熊南沙说:“叔仁奥博,时谓在王(道思)、唐(荆川)伯仲间。”《四库全书》费经虞评日:“过文甚朴奥沉郁,虽畅逸颇逊,而非一时散杂不根之辞,固一代文人也,”从上述评论可以知道,熊过的学识和文风,不是当时一般文士诗人和庸官俗吏可以望其项背的。所以,后来由他儿子熊敦朴搜集并作<>的《南沙文集》,在隆庆二年由熊过的弟子中丞严清在成都刻印后,就被清朝收进了《四库全书总目提要>o值得一提的是,他的某些著作对我们了解、研究富顺地方的历史、文化还提供了宝贵的资料。

                              熊杨友谊不平常

    熊过一生中,有一位十分知己的朋友,那就是四川新都人杨慎,名升庵的。他年龄比熊过大十余岁,因为在正德六年(1511)就二月会试第二,三月殿试第一而被人称为“杨状元”。他两人先在成都结交,后在京为同乡,诗酒往还甚密。嘉靖三年(1524),杨慎因两上《议大礼疏》,又在午门外哭谏,被昏君下狱、廷杖谪成云南永昌卫(今保山),而熊过在嘉靖二十年(1541)也因皇室太庙:四月火灾,五月又大兴土木的天灾人祸向明世宗进谏,也被这位昏

君贬谪云南白盐井任副提举,两人在云南继续诗文往还,友情更笃。后来熊过再被人诬告削职为民回川。杨慎住泸州期间,几次专程来富顺访熊过,他们泛舟西湖,设宴罗浮洞,饮酒、赋诗,留下了几多文坛佳话。

    一年夏天,杨慎来富顺,熊过带着九岁的儿子敦朴陪他泛舟西湖,杨慎提出两人各说出本姓中的古今名人,作为“酒令”。结果,熊过举出了姓熊的不到一百个名人,杨慎竞举出了多两倍的杨姓名人,熊过只好受罚饮酒。杨慎还望着湖上风光,叫熊敦朴“对对子”。

杨慎出的上联是:“落日呈萍实”。小敦朴当即对道:“荷风动藕船”。杨慎高兴地夸赞道:“此子翰苑才也”。后来熊敦朴真的考中进士,成了名人。

    又一年冬天,杨慎再到富顺访熊过。熊过和另一位富顺人徐鲁峰陪同浏览干佛岩、资国寺,在罗浮洞中饮酒。杨慎当场填了一首《浪淘沙》词。全文是:

    “良会阻天涯,水渺云赊,归途喜见腊梅花。又醉当时罗汉洞,一曲琵琶。浮客似浮槎,到处为家,鲁峰高兴更南沙。有约肯来无宿诺。细酌流霞。”

    杨慎晚年居泸州,交游甚多,还与熊过、曾屿、张佳胤、章懋等成立诗社“汐社”,结紫房诗会,常常诗酒唱和,以文会友。杨慎撰的《五言律祖序》,也是托熊过代为校订完成的,可见两人真是文坛上的知己。

    富顺县人为了缅怀“景泰才子”晏铎与“嘉靖才子”熊过,在风景秀丽的西湖畔建了座“晏熊祠”,大门的对联就是请杨慎撰写的。全联的内容是“才子出同乡,先后两人,文章千古;生祠超胜境,水天一色,风月双清。”

    熊过也曾几次去泸州与杨慎诗酒叙旧,杨慎有《留熊南沙》古诗云:

    “君来自釜川,我日渡江口。不看中街花,不饮小市酒。爱君名世才,兼是忘怀友。八索续玄经,三传笑'圣守。诗句綦毋三,文华欧阳九。画益鸟徂东津,清鹂遽西首。亦有十洲期,丹成能寄否?

    杨慎在云南还有一首《春夕闻雨起坐至晓寄熊南沙》诗,更足以说明他与年轻朋友同遭贬谪的师友关系是多么诚挚浓厚。诗云:

“半夜风声似水声,五更春雨遍春城。被提芳草茸茸暗,镜睹夭花灼灼明。墙过村醪仍冻蚁,窗临海树已喧莺。天涯节物催华发,同是怀乡去国情。”

 

 

二、易学大师李见与薛翁

刘海声

我国“六经”之首“易经”,涉及哲学范畴,博大精深,自公元前二世纪汉代以来,就有不少学者进行研究,直到21世纪的现在,有关《易》学的研究文章或专著,可谓汗牛充栋,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所得j

在我国,从公元二世纪东汉的经学家郑玄起,都分别有研究《易》学的著作。北宋时期,很多读书人也以研究《易经>为时尚,在宋真宗天僖(10171021)年间,富顺知监向皇帝推荐了一位研究《易经》的学者一富顺人李见。由于历史资料不全,我们只知道这位李见的很少情况,他是富顺监(城内)人,家中情况不详,酷好读书,特别对《易经》有研究。他不在家中或学塾、书院中读书,而是一个人钻进城内西湖边神龟山的石洞中去读《易经》,并根据研究,写了一本《易枢》。枢,是指一项事物的重要或中心的部分。根据书名,可知李见认为自己发现了《易》学的重要部分。那时的皇帝赵恒还比较重视人才和下级的建议,当即下诏要李见进京(开封)听候召见,不料李见平素以“处士”(古时候有才德而不做官的人)自居,不领皇帝这份情,拒不奉诏。知监没法,只得把他押解上路,可是还是拴不住他的心,竟然在途中逃走了,以后就不知下落。清朝著名学者段玉裁在富顺做知县时,只搜集到他的两句诗,末一句是:“满朝青紫是何人7”“青紫”是指古时朝廷公卿的服饰,即指高官显爵。看来,李见确实是不愿当官只愿做学问的人。可惜的是,《易枢》也佚而不传,也不知他说了些什么,明清两代,这里建成书院,李见住过的山洞后人取名“读易洞”,1985年被公布为富顺县文物保护单位。

另一位研究《易》学有成就的是薛翁,连名字都不让人知道,因他是老年人,就以“翁”称呼,大约是在李见之后三四十年,北宋哲学家、教育家,被当时学者称为“伊川先生”的程颐游学到西蜀成都,意外发现这里读书风气很浓,连“治篾箍桶”的下层劳动者都带着书册在看。他走近一看,竟然是《易经》。一位划竹篾的人还反问程颐:“你学过这书吗?”甚至坦然地与程颐谈论起自己的观点,在大学者面前侃侃而谈,并不谦让。程颐后来又遇见一个卖豆浆的老者,又上前同他交谈,不料这位老翁谈吐非凡,使程颐“大有所得”。程颐回到中原后,一次对学者袁滋(又名溉、字道洁)摆谈他在西蜀的所见所闻,慨叹说:“天下之《易》学在蜀矣!盖篾叟浆翁皆蜀之隐君子也。”袁滋听了,也专程到西蜀去求《易学》,辗转到了富顺监,终于找到薛翁,拜薛翁为师,学习了一段时间才离去,可惜,薛翁没有留下著作,袁滋也未详述,后人只知薛翁对《易经》有研究,却无法了解其高深程度了。到了清代乾隆四十一年(1776),学者段玉裁以知县名义在县衙门西面建了一座“薛翁祠”,岁时祭祀。可惜后来不复存在了。

 

 

三、晏铎和朱鉴成

晏铎,字振之,富顺县人,明成祖永乐九年(1411)中乡举,入国子监,选入内阁读书,永乐十六年(14)考中进土,选为翰林院庶吉士,授福建道御史,巡按两畿和山东等地,声誉很高。后因事获罪,被贬谪为上高县典史。任中,兴办学校,抑制豪强,查究奸宄,政绩斐然,晏铎文学造诣很高,学识丰富,时人把他和汤允勤、苏平、沈愚、王淮、邹亮、蒋忠、王贞、刘溥等并称晏秦十才子,著作有《增注孝经》、《小学》、《周易参同契解》、(阴符经注)<青云集》等。事迹附于《明史·刘溥传》。

朱鉴成,字眉君(18701874)。富顺县人,清代著名爱国诗人。自幼博闻强记,耽于经史,擅长文学,尤工诗词,少年时即被誉为朱才子。弱冠为秀才时,四川学政何绍基重其人品学问,破格延为幕僚。后四J1I总监督黄宗汉又聘其为记室,黄调任京兆尹,随幕入京。咸丰七年(1857)十二月,英法侵略军攻陷广州,原两广总督叶名琛被俘,送往印度,囚于加尔各答。清政府急调黄宗汉为两广总督、钦差大臣,全权处理广东危机,朱览成随黄南下赴任,参与运筹。因上书黄宗汉,主张发动广州民团抗击英国占领军,清军则据上游,由两湖提兵东下,反攻广州,未被采纳,愤而辞职。适值长兄朱钜成选任广东文昌县知县,遂随赴文昌,游历广东各地。他创作《汉阳相公行》长篇史诗,详尽地记述了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广州失陷的全过程,和叶名琛玩故误国的历史教训,为世所推崇。同治三年(1 864),参加四川乡试,中举人,被选任北京内阁中书舍人,病故于任所。他一生创作了大量的爱国主义诗歌,其书法清丽道劲,他手书的“溪云岩月”刻于新雨乡雷滩岩石壁,是县内摩岩石刻之上乘。著作有《题凤馆诗集》(一千二百首)、《词略》一卷、《新旧古文》二卷。

                                                   (编辑   唐泽彬)

 

 

四、清末民初四川楹联名家杨子宜

刘海声

清末民初,四川有一位楹联名家。姓杨名子宜,他的楹联不仅饮誉巴蜀,而且名满京华,流芳日本。

由于过去不注重档案工作,对杨子宜先生来说:只知道他是富顺县西北部双石铺人,但其生卒年月和生平事迹,则大都不详,只能将有关他的传说略述数则。

                        自比陈、李、三苏

杨子宜出生在清代号称“才子甲西蜀”的富顺县,自幼聪颖好学,智慧过人,以诗和对联扬名乡里,中年即获“大名士”雅号。常与同乡诗友赵世超相往来,说文论诗,旁若无人,评古道今,颇多新意。他曾对赵说:“我们巴蜀的诗人,自初唐陈子昂和以后的李太白,至宋而天生苏洵、苏轼、苏辙父子,‘直到今天,才又生我两人,可谓难得!”从这段话可以想见杨子宜虽然有点恃才自负,但也说明他确有相当的才华。

                         妙联岂让何绍基

民国初年,四川“大名士”、江安朱还斋先生弃袁世凯国史馆总顾问回JII,与乐山弟子赵虔游凌云寺,看到清末湖南名士、大书法家何绍基题的那副对联:“江上此楼高,自坡颖而还,千载读书人几个?蜀中游迹遍,羡嘉峨并秀,扁舟载酒我重来!”当即评论道:“何子贞此联,气势、音韵、格调俱佳,但口气未免有些拿大,把我蜀中看得无人的样子”这时,赵虔接过去说:“老师说得好,谁说我巴蜀天府之国,自苏东坡、苏颖滨兄弟之后就没得人才了!后来王间运来这又长他们湖南人的志气,故意讲什么‘崔灏在上,不敢言诗’,掷笔而去。其实要讲对联,远的不说,就说河对门吴家祠堂前那两副对联:是富顺杨子宜先生题的,我看就比他这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斋先生听了,催促赵虔念来听听,赵虔当即念道:“第一副是题吴氏宗祠的.

“茫茫万景,与君家道子图何如?烟销日出,爽气西来,一声歙乃过祠堂,便唤起前人,画不尽汉嘉山水

落落三贤,望彼岸苏公楼宛在,铜板铁琵,大江东去,千古英雄留胜迹,任平分此地,别撑开吴氏亭台。”

第二副是题吴氏读书楼的:

“父生子叉子生孙,钟二水英灵,江声千古,书声千古;    后视今犹今视昔,占三峨风景,苏氏一楼,吴氏一楼。”

朱还斋先生听完两联全文后,不禁频频点头赞道:“果然不错!岂止不错而已,就单是这遣词的得体,怕还要比何子贞略胜一筹!

接着,还斋先生又叹息说:“我与杨子宜先生神交已久,深佩其人之才,可惜至今缘悭一面!此次老夫南还,他却又北去,真是失之交臂了!

                            东瀛博得任公赞

清末,富顺陈世杰与杨子宜相友善。陈留学日本东京,接受孙中山先生的革命思想。一九。四年的春末,日本与俄国在我国东北地区爆发战争,清政府竟无耻宣称:“彼此均系友邦,”恪守所谓“中立”,并划辽河以东为日俄“交战区”,辽河以西为“中立区”。消息传到日本,留日学生无不愤慨。陈世杰爱国心切,毅然往谒日本首相伊藤,要他以中国主权和人民生命财产为重,化干戈为玉帛,停止战争。伊藤不听,陈忧郁伤中,发为巨疽,延请曰医诊治。日医为其开刀,不知系医术低劣,还是别有阴谋,陈世杰竟不治而死,临死时,犹念念有词说“可怜东三首……”。

噩耗传出,国内外的有识之士无不悲痛。杨子宜含着悲愤的眼泪,撰了一副挽联送到追悼会,当即在群众中传开,连素负盛名的梁启超(任公)也击节称赞,十分佩服。这副对联的全文是:

“一介书生万里行,冠剑去时,白茫茫海上波涛,想见英雄狂魄。范增疽,发且死;王猛虱,扪而谈。弥留唤;东三省大局奈何!鼙鼓声中,鬼灵有恨!

十年砚友千秋别,文章憎命,莽苍苍人间世界,消磨烈士壮心。马援尸,裹以还,屈子魂,招不返。四顾呼:亚细亚此才几个?针砭痛下,国手无情!

十年左右后,朱还斋先生念起这副挽联时,还击节赞赏道:“苍凉激越,情韵双绝,真好文字!

杨子宜一生好游山水、都市,足迹遍国内,加以自恃才高学富,所到之处,虽然随兴吟诗撰联,却视为身外之物,随作随了,不喜留存。即使有心人互相传说,今天能搜集到的已百不及一了。相传某年,杨子宜从外地漫游还乡,恰值其青年时的老师去世。他写了一幅挽联。全文是

“待我恩深,教我辛苦,望我成何许人,自东西南北浪游而还,先生死矣!

 钦公品概,佩公奇俊,知公终必有后,奈慷慨悲歌抑郁以老,小子伤之!

这副挽联情真意挚,令人感动,同时可以想见:杨子宜虽然闻名遐迩,但对自己的老师是非常尊敬的。

                    《慕范庐诗稿》今何在

杨子宜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较多的诗、联作品,但并不是他就没有作品问世。.相反,他才思敏捷,常常是信手拈来,提笔立就,算得上是个“多产作家”。据杨子宜的诗友赵世超的《朗仙全集》记述探索,发现杨子宜还留下一部《慕范庐诗稿》。遗憾的是:这部诗稿也如杨子宜本人一样,不知所终了。

好在赵世超先生是一个热心的人,在他的《朗仙全集》中为我们留下了杨子宜先生的四首诗,为后人留下了一点文献,真是功德无量啊!

这四首诗的写作还有段佳话:赵世超先生把自己的诗汇集成卷后,将残稿埋在自家的小园子里,仿照林黛玉葬花故事,垒成一个小丘,竖了一块小碑,题词是:“清赵朗仙诗塌”杨子宜常与赵世超诗酒往还,知道此事,欣然为诗土冢撰了一副对联:“心血一棺非朽骨;头衔两宇是诗人。”并为此写了四首七绝:

    海棠为友竹为邻,留得诗魂寄幻身;

    明月清风仙一个,倚楼而外更何人?

    骷髅今古琢成堆,寒食清明酒一杯:

    多少青山无个色,夕阳荒径冷苍苔。

    黄石遗书字几行,不知何日付张良:

    纱笼袖拂都陈迹,笑把千秋向白杨。

    阿瞒遗琢始皇陵,焚掘灰飞事总仍;

唯有精灵销不得,坟头秋草起锋棱。

这四首诗中,令人注意的是:杨子宜把赵世超和晚唐著名诗人赵嘏相比,赵嘏以《长安晚秋》诗中有“长笛一声人倚楼”之句而被杜牧吟叹不置,世人赞为“赵倚楼”,日本泽田总清称该首诗为“唐律的压卷之作”。“倚楼而外更何人”之句,既是对赵世超的赞词,也是杨子宜的自况。

四首诗立意清新,末首尤为独特。杨子宜生前颇有名声,而一生漂泊,落魄江湖,这大约与他的著作也能令“坟头秋草起锋棱”的性格有关吧!

 

 

五、新中国书艺的最早传播者郑诵先

刘海声

郑诵先先生(1893——1976)是新中国最早在社会上宣传普及、推动书法艺术发展的著名老书法家之一。

先生名世芬,号研斋,别名勉堪。清光绪十九年(1893)出生于四川省富顺县城内玛瑙山。祖父郑家光,邑名士,著有《书带草堂诗文稿》,擅长楷书和行草:父亲郑易庵也长于书法。以蝇头小楷为世人所称道。先生从六岁至十五岁,在家塾读书,放学后又受父教读经史古籍,临习柳公权、欧阳询法贴,奠定了热爱书法艺术的基础。191 1年,先生随父游幕广州,就读育英中学。辛亥革命运动中,随家迁居上海,入复旦学校文科学习。1914年因参加进步学生运动被勒令退学,暂依大舅王秉恩家。王氏藏书甚丰,为酷好读书的郑诵先提供了良好条件,他读遍了经史子集,诗词歌赋,学问大进,也由此养成了终生手不释卷的习惯。

1915年,先生二十二岁,结束了求学生涯,随三舅王秉必去广州,经推荐在烟酒公司公卖局任科员,以后又在广东官产处、广东省财政厅任二等科员。1922年,离广州去北平任全国烟酒事务署秘书、主事。1927年,张学良将军设军团部于北平,慕先生名,敦聘为秘书。1929年,张学良挚友胡若愚,周大文先后任青岛、北平市市长,求干练人才于张。张即荐先生任青岛、北平两市秘书及秘书长,举家迁往北平。1 933年北平市长易人,转任河北省政府参事。次年,张学良部下王韬任天津市市长,向周大文求贤,又登门聘请先生任秘书长,1935年,天津市市长易人,先生即赋闲在家,并从此结束了二十年的政治生涯。

先生虽历任要职,但秉性耿直、廉洁,不义之财不取,邪恶之势不附,处于日伪横行的平津,他多次向家人和朋友表示:“决不认敌为友,成为历史罪人”,失业之时,两袖清风,全家生计也捉襟见肘了。

1937年,先生受大陆银行总经理许汉卿聘,任该行秘书兼文书主任,从此步入金融界,以后调任该行天津分行副经理兼河东支行经理,天津银行公会秘书长。抗日战争结束后,天津拟成立证券交易所,委托先生筹办,在津宁两地几经奔走,终于促成该所正式开业,并聘先生为经理。两公会为酬谢先生创业功劳,赠送黄金三十两,先生附函拒收。说:“在筹组期间一切事务,皆为我份内之事,也已得到薪俸报酬,今两业公会又委托资耀华先生送来黄金三十两,实不敢当,因此壁还。”先生这种高尚的义利观,在两业公会中引起很大震动,受到普遍好评。先生为此还严肃地对大儿子郑必达说:“钱乃身外之物,够用足矣。我现时无多钱,将来亦无多遗产。我给你们留下的是德,而决不是钱。”

19491月中旬,天津解放后,人民银行天津分行确认先生在证券交易所的工作清楚无误,因而继任大陆银行总经理稽核、青岛支行经理。1961年冬,大陆、金城、中南、盐业、联合等五家银行组成“公私合营五行联合总管理处”,先生被聘为秘书长。“三、五反”运动中,经鉴定没有经济问题,只在鉴定中提了一条意见。“一贯用毛笔起草文件,字大浪费了纸张,以后应改正”。1963年,北方五银行又与南方十二家银行组成公私合营银行,聘先生为研究室委员。

不久,先生年满六十,获准退休。至此,又结束了十五年的金融工作。在此期间由于生活稳定,颇致力于读书写字,与平津书法名家有广泛交往,章草已自成一家,在天津书法界享有盛名。

先生开始从事中国书法的研究、普及工作是从1956年开始的。当时先生已六十三岁。忽得挚友张伯驹先生邀请去北京,任张先生和溥雪斋等创办的“中国书法研究社”秘书,这是新中国为弘扬祖国书法艺术的第一个群众团体,属文化部领导,设张伯驹什杀海后海家中;几经变迁后,又改属北京市文化局领导,先生则举家迁和平门内西中胡同36号。19653月,中国书法研究社奉命撤销,先生随即退职。在这十年中,先生研究、普及书法和推动祖国书法艺术的发展,呕心沥血,做了大量工作。

一、宣传普及书法知识。众所周知,建国后,钢笔、铅笔书写汉字成时尚,毛笔字虽未明令禁止,但却不受欢迎。先生参加书法研究社后,受电台、电视台、文化宫、少年宫和多所学校邀请,讲授如何研习书法。1964年,中央电视台举办“书法电视讲座”,由先生与郭凤惠等人主讲,这是新中国首次运用电视传媒宣传书法艺术,在书法史上值得大书一页,现在一些中年书法家,就是因此而成长起来的。在1956年至先生去世的二十年中,北京青少年登门向先生请教书法的,常络绎于门,先生均热情接待,耐心辅导,即使在“文革”期间先生身体欠佳也不畏风险,不顾疲惫,为登门请教者指路解难。当儿女们抱怨他太不注意身体时,他却说:“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为推动书法艺术的发展,他做了无私的、巨大的奉献。

二、著书立说,开新中国书法著作之先河。由于书法研究社的努力,首都群众学习书法的热情逐渐高涨,先生十分感动,为满足大家要求,他在讲授书法提纲的基础上进行充实,撰写了《怎样学习书法》一书,作为书法研究社的“书法丛书”之一出版问世:接着又应书法爱好者的要求,编写了《各种书体原流浅说》一书,作为“书法丛书”之二出版。因为当时批判个人崇拜和名利思想,两本书都只标明“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执笔人:郑诵先”。两书先后问世,深受读者欢迎,很快售罄,都又再版。1976年,香港书商还翻印了《各种书体原流浅说》发行港澳及日本、东南亚地区,影响深远。两本书的稿酬,先生分文不取,尽管当时生活困难,他都全部交给书法研究社使用。他说:“我一生研习书法,晚年能留两本有关书法的书籍供后人借鉴,就足以自慰了。”这种无私奉献的精神,足为书法界增光,为后学者典范。此外,先生还编了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赵孟j顷等人的字帖出版,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有关书法的文章,如《光明日报》所载《书法艺术和艺术性》一文,就是新中国最早的书法理论文章之一。

三、为在北京举办多次展览和座谈会竭尽全力。先生作为北京中国书法研究社的秘书,担负着大量的宣传组织和日常工作。为了宏扬祖国书法艺术,曾经举办过多次古人书法展,现代书法作品展、全国书法优秀作品展暨书法座谈会等活动,不仅在首都地区活跃了书法艺术的学术气氛,还对全国产生了相当影响。先生在组织中日两国书法交流时,均先向各省、市、自治区有关部门征集稿件,再聘请专家评审选出高水平的作品,因而深受日本书法界的好评,并将中方作品汇集成册影印出版,在国际上产生了深远影响。在日本东京等地举办的《现代中国书道展》中,先生的作品《忆秦峨·娄山关》(毛泽东),在日本影印出版时,排列在郭沫若、梅兰芳之后居第三位,此次书展和影印集在日本受到广泛称誉。

四、积极参加北京市政协的诗词、书法创作活动。先生不仅擅书法,并长于吟诗填词。当时北京市政协诗会每月都要根据政治经济大事和季节花卉拟具题目,请会员作诗填词。先生每次均认真推敲定稿,然后用宣纸写好寄出。这些作品融古典文学与书法艺术于一体,很有研究和收藏价值。

纵观先生书法,所作草书、苍劲雄浑,气魄恢宏,以章草笔意为纲,间杂今草;且时出连绵,文字线条斩钉截铁,以劲峭取韵;文字结体多取横势,较今草多古雅雄劲之趣,较章草则多飞动流利之势。形成了自己的独特风格。晚年尤好汉碑,并试图将其特点融合于章草之中,为明清以来即趋衰微的章草注入新的血液。成为当代书坛“集千载隶草大成,创一代章草新格”的项尖人物。

先生性喜交游。交往名士较多,常与互相切磋学问,并能虚怀若谷,吸取知识。早在二十年代,先生即与同乡张善子子、张大干友善。并常向精于章草的罗复戡促膝研讨,可谓亦师亦友。此外如书法研究社同仁启功、张伯驹。天津吴玉如、陈少梅,以及章士钊、夏承焘、王学仲、黎雄才等,均为先生的书画诗词挚交。先生对青年朋友更是热心培养。寄托振兴中华书法的厚望。如书画界的刘炳森、王遐举、胡爽庵、杨再兴、崔如琢等,均是先生当年的常客,而今已成书画名家了。

先生夫人何淑君,亦富顺人,贤淑礼让,勤俭持家,结婚后即挑起家务重担。1935年后先生赋闲在家,收入阙如,经济十分拮据,为了不让婆母忧心,丈夫增加精神负担,全由她自己持筹握算,终致心力交瘁,不获安享晚年即于1942年去世,年仅五十岁。先生为此悲痛万分,誓不再娶,时年仅四十九岁。虽诸亲友多次提亲,黜被婉言拒绝,独身以终。先生与夫人共有两子一女,因教育有方,均能自励有成。长子必达任天津体育学院教授,次女必俊任北京大学教授;三子必坚,任中共中央宣传部副部长,1997年中共“十五大”会上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后任中共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现任全国政协常委。

先生热爱桑梓,三个儿女虽然出生武汉和北京,先生却教育他()们在填籍贯时,要写上“四川富顺”。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富顺成语大集合
    富顺文人巨匠篇三
    富顺文人巨匠篇二
    富顺爱国图强篇
    富顺乡贤传奇篇二
    富顺千秋英烈篇三
    富顺千秋英烈篇二
    富顺千秋英烈篇一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蜀ICP证08105983

    Copyright © 2005-2008 JP2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0830-2871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