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公告列表

  没有公告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联系站长
您现在的位置: 健萍简介 >> 人文之窗 >> 正文
  富顺文人巨匠篇二         ★★★ 【字体:
富顺文人巨匠篇二
作者:刘海声    文章来源:未知    点击数:4003    更新时间:2008-10-24    

富顺文人巨匠篇

六、民族音乐作曲家黎英海

刘海声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新华书店书架上翻到四本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歌曲精品系列:《中国抒情歌曲》、《中国民歌》、和《外国抒情歌曲》、《外国民歌》,扉页上印着“审定黎英海”,引起我以下话题。

                               听《爬山豆》长大

黎英海,富顺县兜山镇双林寺人。我俩同是兜山人,但在1985年前,我俩并未当面交谈过。1936年,他比我大两岁时在富顺县立小学读书,比我高四个班次。一天下午放学,全校师生聚集在操场上,一位老师宣布:“现在欢迎黎英海同学给大家唱《热血歌》。”接着,一位个子不高的同学站上台阶,放开喉咙唱起:“谁愿意做奴隶?谁愿意做马牛?……”全场从几岁到十二三岁的几百名学生被感动得唏嘘流泪,我的泪水也夺眶面出。从此以后,我记住了黎英海这个名字。

    那时,正是日本侵略者侵占了我国东北,进而使华北特殊化的危急存亡之秋,黎英海参加了学校的抗日救亡宣传队,到富顺文庙和乡下宣传抗日,唱《流亡三部曲》、《松花江上》,总是唱得满场抽泣声,他自己也哭了。

    1985年,他回到阔别41年的故乡富顺县城,我去采访他,谈起那段往事时,他颇为动情地说:他出生在农村,父母亲总是把幼小的孩子让年纪稍长的哥姐背着玩,以便大人能抽身干活路。他的姐姐喜欢唱富顺乡村民歌,最使他难忘的是那首《爬山豆》“爬山豆,叶叶长,爬岩爬壁像我娘……”姐姐唱得很动听,有些哀婉、忧伤。他虽然年龄小,不懂是什么意思,但常常就在姐姐的歌声中睡着了。他说:“我是在姐姐背上听《爬山豆》长大的。这也许是我热爱音乐,喜欢民歌的原故吧!

    黎英海说,我有一个七哥,曾经给我一本冰心寄小读者的书,传说我七哥是共产党,他是我做人和立志的引导者,除姐姐和哥哥对我的影响外,当时的文化馆有一架老式钢琴,引起我强烈的兴趣,馆内一位老师特别指导我练习,对我从事音乐作曲,起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以后我考进泸州川南师范学校,又受到音乐老师王立三的培养,最后终于考入内迁重庆青木关的南京音乐学院。1949年春上海解放前,我和同乡刘福安在苏北解放区任教。(20世纪)五十年代先后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南京市文工团和上海音乐学院工作。

    1964年到北京中国音乐学院任教,担任作曲系主任。八十年代中期回故乡时,我看他的介绍,已是该院副院长、教授、中国音乐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音协北京分会副主席、中国电影音乐学会特邀理事了。

最爱民族音乐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以前,黎英海在音乐创作上已取得了相当成就。他出版了《五声音阶钢琴指法练习》、《民歌小曲五十首》、《民歌独唱歌曲集》等。《中国民歌选》第二辑几乎就是他的专集。但他的得意之作是20多万字的《汉族调式及其和声》,在国内和国外华人音乐界影响很大。当年他访问菲律宾马尼拉时,一位音乐学院院长把自己所著《中国作曲法》向黎英海请教,他举的第一个例子就是黎英海的作品《夕阳萧鼓》,陪同访问的人员介绍说这是黎教授的作品时,那位菲律宾音乐学院院长真是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黎英海和我交谈时说,他创作的歌曲在百首以上。从1954年到1984年,还为《聂耳》、《伟大的起点》、《海囚》等8部电影配乐作曲。1985年,自贡市拍《古盐都传奇》电视片,他被邀作曲。在曲中大量借鉴富有自贡民间风味的盐工号子、板车号子和民歌,使曲子富有“四川盐巴味”。可惜我和很多富顺人当年都未能看过听过,黎英海在继承和发扬中华民族音乐方面做了大量工作,而且还吸收了西洋音乐中的营养,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

儿童唱唐宋诗词的倡导者之一

人们定能记得在20世纪末的几年,北京曾经举办过“唐宋诗词演唱会”,“中国唐宋名篇音乐朗诵会”,不仅吸引了众多观众,还引发了一批专家学者对在青少年中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素质教育这一问题的普遍关注。早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青主、赵元任、黄自、江文等一批知名作曲家就曾在《诗经》、《乐府》和唐诗宋词元曲中选用过歌词。笔者少年时就唱过《花非花》、《春夜洛城闻笛》和“春花秋月何时了”(比邓丽君唱的时间早三四十年)等古诗词。但是当时的作曲家并未认识到,“从小让孩子们通过古诗词陶冶情操,让孩子们自小就扎根在自己的文化传统中,这是爱国主义最具体的表现。不管他们将来学文学理,良好的传统文化素养对提高国民素质大有好处”(中国文化书院院长汤一介教授语)。因此,只是偶一为之而已。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黎英海和北京音乐界的赵雪锦、马海星、杨林、卡祖善(指挥)等共同研究,把小学教材中的唐宋诗篇融入现代歌曲,经金乃千、唐爱梅朗诵,中央民族乐团乐队演奏,胡欣、陈涛、鞠芳等小学生演唱,由北京科艺影业公司音乐部监制成磁带(当年还没有MTVVCD,甚至电视机都未普及)由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共计18首,总题是《儿童唱唐宋诗》。黎英海为李白《静夜思》、王维《杂诗》、贺知章《回乡偶书》、

柳宗元《江雪》作曲;他的夫人顾淡如(绵阳人,中国音乐学院教师)为杜牧《山行》作了曲。19857月中旬,黎英海回富顺与文化音乐舞蹈界的老乡会面时,赠送了一盘磁带,并题字“敬赠故乡音乐界,献给孩子们!-,遗憾的是这盘磁带放过几次,并未引起音乐界和教育界的重视,更未在小学生中教唱,后来连磁带的下落也不知道了。

绵绵思乡情

    19857月,黎英海回故乡,在自贡市和富顺县内只停留了四五天,他匆匆地回了兜山乡双林寺老家看望年老的姐姐,在城内又急着去西湖之滨寻找詹房街的旧居。他动情地说:“随着年龄的增长,思乡情绪也日益增长。一个人对抚育自己成长的地方,怀念之情是绵绵无期的。”他还说:“我最难忘记的是故乡的西湖、文庙、五府山、罗浮洞、锁江塔、十字岭(他在富顺中学读过半年高中)、圣灯寺、考棚……”他向陪同的人们如数家珍般说出儿时和青年时期学习、玩耍的地方。他还说:“我给《古盐都传奇》写曲子,如果没有回自贡来,就不可能带更浓的感情色彩,创作也可能减少一些感染力。…‘难啊!身不由己嘛!”临行前,他和夫人顾淡如在西湖九曲桥上合影,把自己融入家乡的湖光山色中。

    不幸的是,他在2006年终病逝于北京,再也听不到家乡的《巴山豆》民歌了。

 

 

七、人民的作曲家王锡仁

刘海声

    拧开收录机,传出“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的歌声:扭开电视机,屏幕上正在演唱(红珊瑚)中的插曲“一树红花照碧海……”:

    走进宫顺县图书馆“故乡人作品展”的展览室,这两首歌曲的印刷品就放置在

展台上,标明歌曲的作曲者是富顺老乡王锡仁。

    王锡仁,祖籍富顺县。192910月诞生于邓井关,那里紧靠沱江与荣溪河、镇溪河,是古代川盐外运的水道。镇上人烟辐辏,商业繁荣,传统的川剧锣鼓、唱腔,水手喜爱的川江号子,民间的山歌民谣,在他幼小的心灵上打下深深烙印。5岁时,他随家迁离富顺到内江落户,抗日战争中又到自贡和重庆读书。在学校,仍然喜爱音乐。

19491130日,重庆解放,王锡仁毅然投笔从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二野战军十一军文工团。不久转到海军青岛基地文工团,成为团内最小的提琴手:之后调到海军政治部歌舞团,兼任作曲和指挥。他开始创作,初露才华,就引起部队重视,受到部队培养,提高了素质和业务水平。1958年,他任专职音乐创作。1985年冬,因部队精简和年龄关系,他退休了。在三十多年的艺术生涯中,王锡仁创作了二、三百首歌曲和歌剧、电影、电视片插曲,受到广大群众和部队官兵的喜爱。

60年代曾经风行全国的歌剧《红珊瑚》的插曲《珊瑚颂》、《红灯颂》唱遍了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在滔滔大海、巍巍昆仑,随处都可听到人民群众和战士们的放声高唱。那就是王锡仁和胡士平作的曲,曾经荣获第一届全国百花奖,现在还受到群众喜爱的《太阳最红、毛主席最亲》,歌词是付林写的,曲子就是王锡仁谱的,曾经获得全军第四届文艺会演创作奖。为海军战士热爱的《水兵进行曲》获得文化部、中国音协优秀群众歌曲奖。《振兴中华》,获得80年代新一辈青年歌曲奖。据初步统计,其它如《遥望南疆》、《父老乡亲》等歌曲,在全国、全军、北京市和海军获奖的歌曲就有30余首。《学习革命老一辈》、《天安门诗抄》、《我们在海上巡逻》、《水兵的飘带》、《相逢在海上》、《共产主义理想之歌》等歌曲,都获得群众和战士的好评。他为《琴萧月》、《海防线上》、《新的航程》、《郑和下西洋》、《朱德》等10多部话剧、歌剧、电影、电视片谱写的插曲、主题歌曲也获得成功。

1984年,他曾经回答一位访问者说:“生活在发展阶段,时代在前进,我当义无反顾地投身于生活的激流,争取写出富有当今时代特色,为海军指战员及广大群众所欢迎的新作品来l

 这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心声,一位作曲家的追求。王锡仁虽然退休了,但他“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继续在琴键上、五线谱上,在海军战士中,在火热的生活激流中谱写着新的歌曲。1986年春,王锡仁疾病缠身,女儿正在上学读书,他夫妇俩的月工资仅250元,家庭经济是很拮据的。这时,福建省有一位慕名而来的电视剧导演,愿意出高薪聘请他为一部电视剧作曲,但王锡仁想的是要为海军参加第二届北京合唱节作;隹备,便毅然拒绝了对方的邀请。

1988年,岁将暮矣,王锡仁为了辅导海军啦啦队拉歌,迎接中央电视台新年文艺晚会彩排,在骑自行车晚归的途中摔倒,不幸造成左踝骨骨折,这样意外的打击,并没有使他屈服,他继续工作,直到完成任务。

1989年,在一望无际、波翻浪涌的太平洋上,北海舰队“郑和”号上响起了情深气壮的歌声,伴着军舰驶向大洋彼岸美利坚合众国的夏威夷,这支歌名叫《太平洋把我们联在一起》,又是王锡仁为中国海军访问美国而赶谱出来的曲子。

1991年,退休5年后的王锡仁在创作上又获得丰收。他谱写了一支支在全国传唱、并受到党中央负责同志赞扬的歌曲,初步统计就有《中国的月亮》(石顺义词),获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全国“广播新歌”评选金奖第一名。

《心连心跟党走》(李幼容词),经全国群众歌咏大赛评选,和上一支歌均获向全国推荐歌曲优秀创作奖:

《乐哈哈奔小康》(阎肃词)经广播电影电视部、文化部、民政部、林业部、农业部联办的《当代农民之歌》评选,高居榜首;   

华东几省遭受特大洪灾,中央电视台为抗洪救灾举办文艺演出,在所有演唱的歌曲中,王锡仁创作的歌曲竞多达4首;庆祝“七·一”的“拥抱太阳”大型文艺晚会上,彭丽媛用她的金嗓演唱王锡仁创作的《父老乡亲》,从而把晚会推向了高潮。

7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调集全军优秀创作人员,集体创作《党的女儿》歌剧,在80多个日日夜夜中,王锡仁不顾自己身患糖尿病,以饱满的热情投入创作,每天工作长达9个多小时,从事配器、演奏、排练、合成。有一次,他在阳台上作曲,竟因劳累过度而突然瘫倒,被人抬上床后,口中仍不停地哼着曲子,记录音符,在音乐创作组全体同志共同努力下,创作了数十段音乐和唱段,为全剧的成功奠定了基础。该剧歌词写得好,曲子优美,民族风格鲜明,被誉为歌剧艺术精品。在北京首次演出,即受到各界好评,党中央政治局常委李瑞环称赞“这是一部好戏”,1992年元月27日,是一个难忘的日子,江泽民、宋平、李瑞环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同驻京陆、海、空三军指挥员一起观看《党的女儿》,江泽民还上台与演员见面,发表讲话,对该剧给予了高度评价。

1992年,海军政治部歌舞团重新把受人喜爱的《红珊瑚》进行排演。王锡仁又满怀激情地投入工作。为求该剧在艺术上更加完美,他不顾年过花甲,身体带病,和其他创作人员一道,对音乐部分作了精细加工,增加了男主角的唱腔,丰富了唱腔形式,还将原来的民乐伴奏改为管弦乐加民乐的形式,使音乐的力度和变化色彩更加理想。

富顺老乡王锡仁,不愧是人民的作曲家,我们祝愿他在艺术上不断取得新的成就。

 

 

八、张英与《阿里山的姑娘》

刘海声

    在台湾,只要是电影、戏剧界的朋友,或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后的影剧观众,提起

张英,没有不知其人其业绩的。他的名字一直和台湾的戏剧运动结合在一起。

  张英导演过几十部电影和舞台剧

    1950年《阿里山风云》在台湾上映时,人们就知道了张英这个电影导演。大型历史剧《文天祥》(吴祖光编剧)的上演,1988年都市喜剧《浮生梦》(张英编剧)的上演,台湾观众对导演兼编剧张英就更加熟悉了。据统计,从1950年到1988年,张英导演了42部舞台剧和几十部电影。199010月,张英率台湾戏剧界人士回大陆访问和以后几次回老家——富顺县探亲时,他送给我的名片上就印着“舞台剧协会理事长、香港南海电影公司董事长、南海剧团团长”等头衔,在台湾影剧界可说是知名人士了。遗憾的是,在他生长成人的“裔胞之地”的父老乡亲,却对他十分陌生,知其人者不多,知其业绩者更少,真是红杏出墙春意闹,墙内家人不知道啊j

    因为我和张英的外甥傅叙伦是朋友,又和张英是富顺中学(现富顺二中)的先后同学,趁他几次回乡探亲,参加母校九十周年校庆及送妻子曾芸(演员)回乡治病的机会,我拜访了他,并和一批老同学与张英一起品茗、聚餐,使我对他有了一些了解。

    张英是富顺县永年镇人,191912月出生在一个世代经商的家庭,现居台北市。二三十年代,国内著名剧作家陈铨、电影导演孙瑜两个富顺人对他的影响较大。他从幼年起就喜欢文艺书籍,还对当时从事电影拍摄的同乡郑用之(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国电影制片厂厂长)很向往,常同母亲一道在城内药王庙看黑白无声电影。193811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周恩来)第三厅(厅长郭沫若)成立由洪琛兼任团长的教导剧团,招考第一期团员,张英不顾父亲的反对,毅然到重庆报考,从此走上了戏剧道路。在洪琛老师的培养下,张英显出了他的艺术才华。1939年,教导剧团巡回公演洪琛编剧的四川方言喜剧《包得行》,张芙担任主角,先后演了80多场,居然在成、渝等地“演红”了,被称为“洪深的得意门生”。

    在我和张英的交谈中,我自然问到当时大陆流行的台湾电影《阿里山风云》主题歌《阿里山的姑娘》,他陆续谈了些我们并不知晓的“银幕后的轶事”。

张英首提拍《阿片》

    1946年,经洪深老师介绍和《火烧红莲寺》电影主角高梨痕的推荐,张英进了上海国泰电影公司任编剧、副导演。1948年,张英在中国旅行社发行的《旅行》杂志上,看到一篇介绍台湾吴凤和吴凤庙的文章,讲述的故事很感人,适合拍成电影故事片。于是,张英和客座编剧张彻商量,让张彻先写成故事提纲,并率部分人员  去台湾,再收集有关资料进行创作。张英在赶拍完《荒园艳迹》电  影后,随即率吴惊鸿、蓝天虹、陈云华等男女演员及摄影师、录音  师去台湾和张彻会合。他们先到阿里山,发现山区缺乏拍片条件,  后经花莲戏院经理协助,才在花莲找到合适的场地拍摄。

    当年拍《阿里山风云》的阵容比较强大,国泰电影制片厂厂长徐  欣夫是监制人、张彻是编剧、张英和张彻任导演,申江是副导演。男  女演员侣人,当地阿美族男女青年300多人参加了演出。张英先生  的爱人曾芸在片中饰演了山地妇女葛娜。

                             改动《阿》歌一个字

    《阿里山风云》外景队是在1 949年进驻花莲的,由于台风和  地震影响,每天只能工作半天,晚上无事,就请阿美族青年唱歌跳舞,并进行录音拍照,积累了很多别具民族风情的资料。张彻依据原来的旋律写过3首曲子,由台湾诗人丘斌存作词,扮演山地姑娘美西的张茜茜、李义珍主唱。因为女主角吴惊鸿提出要唱歌。徐欣  夫就找张英为她加一首歌,选定了一处森林瀑布画面补拍外景加插曲,由张彻哼了一阵,就叫场记兼演员邓禹平根据他的旋律写歌词,首句是“高山清、碧水蓝,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啊”。张英看了歌  词后,提出将“碧水蓝”的“碧”宇改为“涧”字更为贴切,邓禹平和张彻都表示同意,后来,这首《阿里山的姑娘》就在台湾唱开了,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是阿里山的民族歌曲呢。

邓禹平是四川三台县杨家井人,善写诗画画,出版过《蓝色小夜曲》等诗集,开办过个人画展,有“诗人画家”的美誉,他和张英友谊乡情颇深,称张为“一字师”,不幸在1986年早逝。

 

九、川剧界知名老前辈谢海潮

刘海声

    在清末至民国中期,l~Jll省川剧界有一位被称为“五匹齐”(精通“生旦净末丑”)的川剧艺人教育家,名叫谢海潮。

    谢海潮,家住富顺县城内西湖畔杨家湾,生于清咸丰六年(1856)。幼年时,Jll J~i]前辈著名花脸、绰号“成都娃”的罗开堂(1824——1913)到富顺县城和自流井盐场演出,小海潮成了罗开堂的“粉丝”,罗开堂见他颇有培养前途,就单独收他为徒弟,进行精心传授,在“生、旦、净、末、丑”方面达到7 sfB当水平。之后,谢海潮又向川剧丑角泰斗、人称“戏状元”的岳春(1828——1915)学习丑角戏,更从同时期的川剧演员中学习旦角戏和生角戏,充实自己的演艺。最后专攻旦角戏,唱红7 I-TJ~I南一带。

    在旧社会,世风浇薄,“同行相嫉妒”之风颇为普遍,谢海潮出名后,难免被人陷害。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资阳河川剧流派发源地资州城隍庙“Jll~]打擂”,竞有人用“哑药”暗放入饮食中,造成谢海潮“倒嗓”失音,无法再登台演出。但是,他遭此打击后并不消沉,转而从事改编剧本、熟悉场面和画面,先后改编的剧本有《伯夷考》、《冲霄楼》等,在川剧界很有影响。

    谢海潮又以培养 川剧演员为己任,他邀请杨和尚()、邓双凤()、段焕廷(鼓师)等参加办起了“臣字科班”,招收青少年学习川剧表演艺术,终于培养出一批很有水平的著名演员,如曹俊臣、段宾成、王京成、李瑞臣等,其中尤以唐金莲()、曹俊臣(武生)两位富顺籍演员成就最大,在川、渝两地可说有口皆碑。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泸州“自志科班”为了提高“叙泸河”流派川剧艺术水平,又邀请谢海潮前往任主要老师。当时的名演员帅志华等多人都受到不少教益。到了民国七年(1918),重庆“新民社”的名丑傅三乾、赵焕臣创办“裕民科社”,又邀请谢海潮前去当教师。在那里,虽只两年时间,却共同培养了胡裕华、周裕祥、秦裕仁、刘裕能等一批名演员。在教学过程中,他对川剧表演艺术的开创和执着精神,以及对学生的爱护、鼓励,循循善诱的作风,特别受~1]JlI剧界的称道。

遗憾的是,在他度过六十四岁生日后,竞悄然逝世,实为川剧界的一大损失。

 

十、自贡西秦会馆总建筑师杨学三

刘海声

    自贡市中心的西秦会馆,是我国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既是我国井盐业发展阶段史上珍贵的历史见证物,又是一座高水平的古建筑艺术珍品,现在是自贡盐业博物馆的馆址。

    西秦会馆是清朝鼎盛时期,陕西帮商人在富顺县自流井经营盐业获利后,为了在异地炫耀郡邑,款叙乡情特地修建的,因为主要供奉三国时的关羽,又名关帝庙、武圣祠,社会上也呼它叫陕西庙。它的面积约3000平方米,采用我国传统布局方法,从地基中轴线,对称生发出一系列主要厅堂、楼阁,四周以围墙、廊屋和附属建筑环绕,形成若干层次的一系列大小院落,并多以廊楼相接,整个馆内遍布精美的木雕、石雕、泥塑、彩绘,而且都是传奇故事情节,令人不易推敲。那些众多的龙头、凤头、象头作装饰的斗拱、雀替、藻井、飞籍,在建筑上实属罕见。这座气魄宏伟,风格独特的古建筑,常使中外观众叹为观止。这样一座艺术精湛的清代建筑,它的总建筑工程师是谁呢?

    他就是富顺县人杨学三。

    杨学三,富顺县北部庙坝乡葛仙山侧杨家嘴人。出生于清乾隆五十七年(公元1792)。他的父亲杨廷芊是雍正时恩科进士,学三是他的长子,旧俗认为男孩改女名可以保他无病无疾,顺利成长,因此又被取名“金花”。他出身书香世族,父亲希望他学优致仕,可是学三幼年时就喜欢造房架屋的游戏,与同伴们的爱好不大相同;稍长,更喜欢观察各种庙宇、祠堂的建筑形式,钻研土木建筑技巧,虽未从师学艺,却能指导土木石工建筑房屋,逐渐成为远近闻名的“鲁班师”。内江、隆昌……等地修建大型庙宇祠堂,如遇到技术上的难题,也“越境敦聘”他去指导,声名越来越响亮,人们甚至给他“活鲁班”的雅号,这时,杨学三才是20岁以上的青年。

    当时富顺县的自流井,是四川省主要的井盐产区,经过康、雍两个时期的经营,商业十分繁荣,陕西帮的商人曾经在乾隆元年(公元1736)修建了一座西秦会馆,历时16年,才竣工落成,经过90余年的日晒雨淋,房屋大有倾颠之势,陕西帮商人决定集资捐款,重振会馆威仪。因为陕西帮和本地的关系不融洽,重建工作受到干扰,泥木石三帮工匠也不予合作,会馆主持人无法,就到庙坝聘请大名鼎鼎的杨学三。

    杨学三受聘后,带着几个徒弟和一批工匠到自流井,开始筹划动工。这时正是道光七年(公元1827),杨学三年仅35岁,当地的工匠们看见杨学三承包了这项大工程,既怕坏了本地的名声,又怕失去就业机会,于是就联名向杨学三要求,共同参加修建工作。学三以同乡、同行要合作的大局为重,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但是有关设计和指挥的大权,则由自己掌握。从道光七年到九年,工程进展比较顺利,可是临到正殿上梁时,却发生了一件有趣可笑的事。

    原来,当地个别工匠头头虽然与杨学三合作,但总想借机给他带来麻烦,拆他的台。当正殿竖梁前的一个夜晚,当地工匠密谋,将杨学三预备的中梁柱偷偷锯去五六市寸,企图实现”倒杨”的目的。其实,杨学三早已注意“竖正梁”这一关键性工程,在查核材料时发现了这个“杀着”。他不露声色,却令人在另一工棚内另造一根中梁柱,暗地将前一根中梁柱换掉,同时制造四只又长又粗的火炬,再对他的大徒弟说:“等中梁竖起来,你就喊‘中柱不足尺寸,怎个办啊!’然后我就教你左边旋几旋,右边抽几抽,就再喊‘够了!’”

    到了竖梁那天,观众人山人海,知情的来看“好戏”,不知情的来看热闹,杨学三故作惊人之举,叫人点燃大火炬,口中念着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的词语。竖柱开始,他和徒弟照事前的计划,你呼我叫,转瞬把柱竖好,将正梁架上,立刻鞭炮齐鸣,观众欢声雷动。当地工匠本想来看杨学三的难堪的,万没有料到他竟成功了,真使他们成了“丈二金刚,摸不着脑袋”,还以为杨学三真的有什么“神功”呢。那位主使偷锯中梁柱的工匠自觉惭愧,又想学到杨学三的“绝招”,就出高价购买了那四只大火炬,又备办了一桌丰美的筵席宴请杨学三,诚恳向他请教“旋抽补柱”之法,还自觉交待别人指使他截柱的丑行,以示忏悔之意。杨学三听了并不介意,反而笑着安慰他。

    经过近3年功夫,西秦会馆终于以崭新的姿态出现了,杨学三还亲手作了两具精巧无比的吞筒,经过主持人等的再三恳求,让杨作为“千两捐款”留存庙内。可见这香筒真是价值千金的珍品。

    西秦会馆建成后几年,清宣宗道光皇帝“诏谕各省承办皇会,征集珍异器物,”自流井西秦会馆的首事人就把香筒进贡北京,道光皇帝亲自观看了这件贡品,不禁称赞说:“杨金花可入巧圣宫矣!”消息传来,陕西帮商人也感到欢欣鼓舞,他们为了感谢杨学三的功绩,特地在庙内为他设了牌位,给以“生祀”大礼。辛亥革命后,杨学三的牌位还存在。1 91 9年,他的后裔还去拜祀过。直到1939年,自贡市成立,把西秦会馆作为市政府,杨学三的牌位才被人取掉了。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富顺成语大集合
    富顺文人巨匠篇三
    富顺文人巨匠篇一
    富顺爱国图强篇
    富顺乡贤传奇篇二
    富顺千秋英烈篇三
    富顺千秋英烈篇二
    富顺千秋英烈篇一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香港最快记录

    蜀ICP证08105983

    Copyright © 2005-2008 JP212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0830-2871210